未来呼叫过去

520

当听见的甜蜜也变得落寞,那本来什么都不剩的我又该如何自处?

这榴莲一样的人生

至未能送上拥抱的你

啊,我已远走的好友,我对你不是漠不关心,只是未看见,未听见
以上都是借口,我甚至不知如何抚慰你的痛苦,而你在前一天还安慰我说生死有命
也许我只是情感麻木,自私自利的人,我对这样的我,这样对你感到愧疚,然后继续麻木的活着
                                                                     

不知道如何的未来世界

夜晚就像情绪的闸口,在夜深人静时宣泄
请听迷茫的我述说
又开始了,不知道如何的未来世界

经过一段浑浊不清的时间
仿佛有什么被我所忽略
那好像是叫做爱的东西
假装自己心是空的,逃避着不舍,厌恶着关心
现唯一能做的,只有不让产生情绪的人担心慌了

但停不下来,泪还是停不下来
因为突然没有勇气承担当初的选择
因为忽然旁人一戳就破的孤独
因为爱我的他们老了,我还年轻

所以,能借吗?勇气,自信,聪慧,懂人心
就像当初遇见给予我的那般
我听说了你们的困苦,迷茫,坚持,孤注一掷,失败
我看见了你们的上升,博得满堂喝彩,面对困难迎刃而解

假面带上了,我脱不掉了
假面开始皲裂了,我开始慌了
我能否像你一样,用以上特质把裂痕糊的平整
去面对拥有更完美面具的人

找不到



为什么?为什么要从我们身边逃开?

明明如此爱你,像疯了般爱你,以至于可以与他人共享美妙的你,美味的你。

即使自我厌弃,如呆如痴,你也永远是我们共同的王,与我们共堕深渊,永远困于用爱编织的牢笼。

--------------------------------------------------------------------

        突降大雨,落入原本热闹的街道,人们四散躲避,抱怨着这场雨的忽如其来。但总有例外,雨中有四人,不顾浑身湿透,疾步驰走,或拉住过路的行人,急切的询问着什么,旁人虽心存疑惑,却并未有人认出四人是当年红遍大街小巷的ARASHI,在寻找着又一次逃离的爱人。

      “这样找下去也不是办法,”向来理智的樱井翔说道,“以房子为中心我搜北边,aiba你搜西边,nino你搜东边,润你搜南边,有什么情况电话联系”说罢便向北跑去,剩下三人阴郁着脸,也向着各处而去。

         二宫和也沿街询问,但并未有人见过大野智。沉重感,恐惧,痛心,同时袭来,使平时就很少运动的他疲惫不堪,进入平时为大野智购买奶油蛋糕(奶油基本塞进阿智的ju hua里)的咖啡店稍作休息。店员热心的为他准备了热咖啡与毛巾,“今天这场雨真是下的突然,”店长走到旁边坐下,“是啊,真突然”二宫和也心不在焉的回答。“也不知道冷美人怎么样了?”店长悠悠说道,"......什么冷美人?!"他激动的跳起来,撞倒了咖啡杯,“就和你们一起住的长发冷美人啊,他那个时候跑进店里,问我们借电话,不过还没把电话给他,他就像想到可怕的事情一样,又急冲冲的出了去。””他玩那个方向跑了?”“最东边的小公园方向”二宫和也向店长道谢后便出了店门,通知了三人,向小公园跑去,并未看到店长慌张的表情。

      夕阳西下,雨也停了,但四人并未找到大野智,只好打道回府。这时,松本润接到一通电话,脸色瞬间发白,跌坐在地。

“润,发生了什么事?”相叶雅纪担心的问道,

“....家里着火了,智在里面”松本润颤抖爬起,向房子跑去。




8年后

“松本桑,二宫桑看这里看这里”

“这部电影是ARASHI解散时隔10年的合作,两位有什么感触吗?”

“在对戏时我能感受到nino演技之成熟,是我万万不可及的”松本润如是说道,

“怎么会,你可是king呢~”二宫和也调笑的话语,使气氛变得活跃起来。

“前段时间,相叶雅纪桑在推特po出了四人的酒后合影,但唯独不见大野智桑,我们都知道,大野君自从解散以来就鲜少出现在公众面前,作为前成员,两位与其是否有联系呢?”一位大胆的记者问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声,气氛一度跌入冰点。

“。。。。。大野君爱钓鱼是众所周知的事,有时十天半个月也无法联系到他,他现在可能还在哪片大洋上漂着呢~”二宫和也脸上笑着,但眼里却未有笑意。

 

 采访结束后,ARASHI交流群

二宫和也:相叶雅纪你给我出来!

相叶雅纪:小和你怎么啦?

二宫和也:你发的什么破推特啊,今天差点害死我和润!

相叶雅纪:我知道错了了嘛,可是,我真的很想他。。。。。。

二宫和也:想他做什么!他领愿抱着那些画像一起烧死,也不愿意活着与我们在一起。。。。。

松本润:。。。。。。

樱井翔:好了别闹了!你们这样阿智就能回来吗?!明天就是johnny桑的大寿了,希望可以盖过今天的舆论。

 

第二天,宴会

“好久不见啊你们,真是愈发的成熟了你说是嘛城岛桑~”三宅健对着正在喝酒的城岛茂笑着说道。“呵,是吗,我有些醉了,先去软座上坐会,抱歉”城岛茂说着便走开了,“额,人老了就是不经喝,来,我们五个人喝~”说罢便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几巡下来

“你们先喝着,我去方便一下”相叶雅纪走向厕所,忽然听到厕所里传出了松冈昌宏的声音,而通话内容让他心里一惊。

“喂,satoshi,在上海过的好吗~我下个星期去找你,带上这边的美食,你应该很想念正宗的和食了吧~”

“好呀,谢谢松兄~”

这个声音!是leader!相叶雅纪吓得跌跌撞撞跑回会场。

 

宴会后,ARASHI交流群

相叶雅纪:@全体人员 民那!我听到了!我听到了松兄和leader通话!

二宫和也:怎么可能!你怕是喝多了吧!

相叶雅纪:leader的声音我怎么会忘!而且你们难道不觉得从那以后,tokio前辈们对我们的态度就怪怪的吗?前辈们明明不知道leader去世的消息!

二宫和也:说起来,我也听过尼桑们的经济人助理抱怨尼桑们每隔两个月都会轮流去一趟上海,档期都不好排。。。。

樱井翔:爱拔说的有道理,当年我们根本没看到消防员从火里抬出来尸体,就被经纪人带走了,而且连尸检都没有就送去火化了。我问过姐姐,她只说不想再让弟弟受苦。

松本润:下个星期我没有档期,我去悄悄跟着松兄,看看这个satoshi到底是何方神圣

 


上海

一下飞机,松本润就一直跟在松冈昌宏身后,在其下榻的饭店开了房间,好监视他的一举一动,但五天过去了,仍不见松冈昌宏去和所谓的satoshi见面。正当松本润怀疑是不是被爱拔水了时,在第六天下午,松冈昌宏走到一处偏僻的小公园里,坐在一个男人的身旁。松本润连忙摸到靠椅的树丛后观察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带着帽子,留了一头齐耳白发;他佝偻着背,体态就像70岁的老人,从他的口里传出松本润日思夜想的声音:“~你来啦~”“嘛嘛,前几天被一个难缠的小鬼盯上了,拖了好些天,抱歉啊~”松冈昌宏挠着头说,“您能来看我我就已经很开心了~对了,您不是有东西带给我?是新的。。。。。”男人说道一半便被松冈阻止,“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松冈将袋子递给男人,但男人打开一看便浑身一颤,“。。。。谢谢您的礼物,我有些不舒服就先回去了”他颤抖着站起来,“好,我送你”松冈作势要扶男人。

眼看着目标就要离开,松本润急的窜出树丛,拉住男人的手用力一扯,男人的帽子也掉了下来,而出现在松本润眼前的不是那张魂牵梦绕的面包脸,而是一张瘦骨嶙峋,素不相识的老人脸,让松本润哽的话都说不出来。“松本润你干什么?!”松冈拉过老人护在身后气愤的说道。“。。。松兄,你骗我,你们都在骗我们,他就是大野智对不对?!”松本润难以置信的想抓回老人,却被松冈推倒在地,“你是不是想大野智想疯了!你看清楚,这是位老人家,是以前很关照我们的staff,退了休来中国调养。而且就算是过了十年,大野智也最多五十好几!”说罢便带走了老人家,徒留松本润在原地发蒙。

 

松冈陪老人刚回到家,老人便瘫软在沙发上,仿佛用尽了力气,“差一点,就要被发现了”老人一边喃喃地说着,一边将脸上的皮撕开,露出了属于自己的脸。没错,这正是躲了八年的大野智。“松润这孩子以为自己有多能藏,也不看看自己身上散发的气场”松冈坐在一旁抚摸着大野智的头发,“也多得松兄在袋子里放纸条提醒我,”拿出那张写有“松本润在附近”的纸条,“谢谢各位尼桑不辞辛苦的帮我带达也尼桑制作的面具,我才能安安静静的过了8年”大野智真诚的对松冈说,“那倒没什么,只要想到那四个熊孩子那么对你我就来气。只是satoshi,你真的不回日本了吗?”“嗯,谁知道呢?”

 

 

 

日本,某处公寓里

“嗯,谁知道呢?”大野智的声音从电子设备里传出,

大叔,我找到你了。

 

 

 


今晚的月饼真美啊(误)

  月饼太多,吃不完,写个梗,总感觉有大大写过,那就一起来写小黄文吧ヾ(✿゚▽゚)ノ~那么开始~

~今天的横雏委员会会长也在努力的工作~

横雏促进委员会会群:
讨厌香菇:Yoko我留了好东西在乐屋
发红的俄罗斯人:。。。。月饼盒?中秋过很久了好嘛【打开盒盖】
发红的俄罗斯人:。。。。🙂🙃👎
讨厌香菇:中秋大礼包,尽量用,不用还😏😎
鲑鱼丸:那我们怎么办⊙∀.⊙
讨厌香菇:🙄

live通话中。。。嘟。。。嘟。。。。

Yoko:hhhhhina!我家还有好好好多月饼吃不完,晚上要过来吃吃看嘛?!【害羞紧张!】        
hina:好啊!【正直】                                            
                   
夜晚,“Yoko我来吃月饼了!”hina洪亮的声音代替了门铃。紧张的打开房门一看,okura端端正正的站在门口,“尼酱我来吃月饼了!月饼呢!”
“Yoko你说有好好好多月饼,我就带上这孩子一起来吃了~”hina从okura身后探出头来。
Yoko无言以对并默默地给Subaru发了条信息。。。。

第二天,横雏促进委员会会群:
我不是秋葵 用户头衔已被降平民,并已永久禁言

       我梦到去银行取钱,回到家发现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不见了,急得东翻西翻发脾气说不是自己弄丢的,直到窗外运转的老洗衣机发出异响,把裤子从洗衣机里掏出来,口袋里摸出了铁丝绕成的胸章,接着小小只的人拉着我走入房间,为什么是小小只的呢,因为穿着黑毛衣的褐发yasu正在用上目线瞪着我,瞪得我因自己的胡闹而内疚,正当我要道歉时,我就被吵醒了(:3_ヽ)_!emmmmmn 。。。

       PS:睡前我看了刺激的北海道运动会惩罚环节            ( ͡° ͜ʖ ͡°)✧

emmmmm。。。我就是想问一下为什么乐乎加载不出图片了。。。。(◎_◎;)

一个美梦

嗯,饭上arashi不久作的梦【睡那么多你是猪吗
还蛮爽的~【谁管

        话说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站在一栋木质别墅前【强化合宿】,敲了敲门,屋内传出爽朗的应门声“hei~”。门打开了,站在我面前的是上半裸下半用毛巾围起来的樱井翔!!【anan】
        “你回来啦~东西都买回来了吗⊙ε⊙”
        “嗯😳”
       “你回来就好~跟我来⊙ε⊙”
        xgg把我带到二楼的卧室,迎面而来的是从被窝里露出一个头,一脸因为很困而发蒙的大野智;背靠墙壁,身穿优衣库睡衣,带着副眼镜大腿上放着笔记本工作的松本润;坐在被铺上苦练抽鬼牌的相叶雅纪和陪练的二宫和也。
        “慢死了,大婶!”今晚的和式小尖嗓依旧活力。
        “抱歉🙏,荒山野岭的也找不到那样东西,我就下山去买了”
        “大晚上的你还下山了?太危险了!”润润抬起头望着我,眼里满是不赞同。
       “就是就是,我们很担心的。”爱拔放下手里的牌如是说。
      “润说的对,以后再遇上这种情况就叫上我们,你说对吗,尼桑?”xgg揉了揉我的头。
     “嗯”智智揉眼点了点头(つω`)~
     “那我们来碎觉吧~”xgg脱掉腰间的毛巾,露出迷彩的运动胖次,躺进被窝里。
     “那么~你要躺在谁身边~”五重音
     我还没来的及回答,一束圣光照向我的双眼,下一秒,我拖着行李箱,xgg拖着我,在机场狂奔。
      “要来不及了!快跑!”
      “什么来不及?”我问。
      “时间要来不及了!我要带你去一个重要的地方!”
     xgg把我带到一门前,我抬头一看,wc,WC?!这时,xgg向我挥了挥手,一脚把我踹入门里,然后,
      然后,我就被尿憋醒了。。。。。。。

谢谢你亲爱的AD智

今日的我仍聆听着昨日的你。
一天,偶然的听见,变成了依恋,
晴天,雨天。
然后,每天,每日,变成了习惯。
忽闻广播结束,不舍,失落,都是有的。
许是会想念你那奇特的英语发音,
许是少了了解你的途径,
许是单纯想听见你的声音,美好又不真实。

又想起,你仍旧是在的,
不要乱想,这就很好。💙💙💙

嵐盆友快递员与那些总是到不了的爱心快递

💛【死也不退出arashi】快递员:您发送的爱心被因不明原因截返,已发回发送地,请您查收。

知念宝宝、准一仙贝、磨宝:????   

       
   💛  【arashi第一大粉丝】快递员:您发送的爱心涉嫌违法,已在转运地销毁。销毁过程耗费的人力物力请您转账到此账户或放入门前的存钱罐内。
    
风间、toma、小栗旬:???????                  

             
💙 【和弟弟一起去孤岛】快递员:已将您的爱心转由樱井快递派发→
❤【美食和弟弟都是我的】快递员:已将您的爱心转由相叶快递派发→
💚【竹马の爱】快递员:已将您的爱心转由松本快递派发→
💜【与兄鸳鸯痣】快递员:您的爱心已变质发臭,已销毁

丸山隆平:?????